新笔趣阁 > > 天命赊刀人 > 1002.天地之极
????夜黑风高,残月如钩。

????今晚的天气比较应景,北方的小寒风吹起来后冻得人骨头都要僵了,从骨子里往外都透着一股冷,这个冷和南方的还不太一样,南边是湿冷湿冷的,这里则是叫寒冷。

????王闯家搭起来的虽然是简易的灵堂,可看起来也挺渗人的,黑色的绸缎布白色的陵花,屋子当中还放了一副棺材,这都是从村里别人家借出来的,七五八农场是比较偏的靠近林区,这里至今还是土葬的习惯,官方也不太管,所以很多上了岁数的老人都会给自己准备一副棺材。

????王闯站在了自己的房顶上,靠近烟囱的位置,有很多地方的民俗是如果人死在了家里的话,魂是会顺着烟囱的管道飘上去的,然后再被阴差给接走了。

????王惊蛰根据王有福的生辰八字掐算出了他的“死期”是在十点十五的时候,等着时间到了以后他直接就用一根铁签子朝着扎起来的草人身上捅了过去,正中心口处。

????这时,本来还傻笑着的王有福顿时直挺挺的就倒了过去,躺在了炕头上,王闯他妈被吓了一大跳,正要慌张着开口的时候,王惊蛰朝她摆了摆手低声说道:“没事,不要怕,不信你摸摸他的鼻孔,还有气呢,人就是睡过去了。”

????王闯他妈连忙把手指探了过去,王有福的鼻子里呼吸还是很均匀的,这就是相当于假死的状态,王惊蛰封住了他剩下的两道魂。

????王有福倒下以后,王惊蛰就抬起那个草人将他放进了棺材里,又用一枚铜钱塞在了草人的嘴里当成了是含口钱,随即还把一根红绳系在了他的双脚上,然后盖上棺材板子,伸手拿起桌子上的一面铜锣“咣”的敲了一声。

????这一声锣是叫魂!

????这一套做的都跟人死后正常出殡都是一个程序,绑在脚上的那根红绳叫绊脚绳,防止人死了以后诈尸蹦蹦跳跳的,这个习俗一般都是在东北带才会有的。

????“烧纸!”王惊蛰吩咐了一声,王闯他妈就拿起个火盆放在了棺材的一头,然后点了几张烧纸扔在了里面。

????王惊蛰走出家门,抬头冲着王闯说道:“喊他的小名,三声一顿,连喊三次……”

????王惊蛰交代完就又回到了屋里等着,时间悄然而过,王闯他妈已经烧了一盆的纸灰,小马站在一旁惊奇的看着,尽管有点小怕但绝对很好奇。

????等了没过一会,就看见躺在炕上原本跟睡熟了一样的王有福身子忽然一挺,脑袋就耷拉在了一旁,他妈自然又被吓了一跳,王惊蛰伸手就把棺材板子给掀了起来,说道:“差不多要成了,别担心,人没事的。”

????王惊蛰伸手就把棺材里的草人给抱了出来扛在了肩膀上,一手拎起铜锣说道:“你们在这等着,我跟王闯出去一趟,天亮之后差不多应该能回来了”

????王惊蛰说完就出了屋,把铜锣交给王闯说道:“一边走一边敲,频率不用太快了,但是不能断”

????“嗯,嗯,行的”王闯接过铜锣之后就敲了一下,忽然间村子里有几户人家养的狗突然就狂吠了起来,一连叫了好几声都没有停。

????这个村子,自从王有福傻了以后一到夜晚已经不知道多少年都没有听过狗叫了,这一叫起来不少已经睡着了的人家就亮起了灯,有人推开自己房门走出院子,听到了敲锣的王闯也看到了扛着草人的王惊蛰,顿时全都给吓了够呛。

????有村民就问道:“闯啊,大半夜的不睡觉,你这是搞啥呢?”

????“没,没事,你,你们睡吧……”王闯磕磕巴巴的回了一句,王惊蛰在他身后低声说道:“走,别管他们手不要停,更不要回头看”

????王闯应了一声接着再往前走,出来的村民见状都很好奇有一些胆大的甚至还跟了上来,王惊蛰也没拦他们。

????像这种村里的人,绝大部分处的可能比亲人还得亲,大概就是远亲不如近邻的意思,谁家要是有什么事不管是红的还是白的,你不用张嘴村里的人都会主动过来帮忙,毕竟在这个村里大家都处了一辈子了。

????王闯和王惊蛰这一走就出了村子,前面不远处就是七五八农场的林区了,离着山虽然还挺远不过这里的林子特别的密,进去之后再往深了走那可就是兴安岭山脉的脚下了,真真正正的东北原始森林,前几年的时候曾经还有新闻报道过,有东北虎出来进了村子,不过最近这些年由于耕地扩张和人口的增多倒是没有了,但黄皮子,狍子和野猪什么的还不少,也幸亏是现在的东北还没有下起大雪呢,要是再晚一个多月的话,恐怕这林子都得被雪给封上,人想进去都难了,就是进去了也够呛能出得来,大雪封山封林,轻易都是无人敢进的。

????王闯和王惊蛰走近了林子,后面跟着七八个四五十岁胆大的村民,其实看见这一幕他们也没多惊奇,以前王闯家就请过出马跳大神的过来给王闯看病,那闹腾的比这个情景还热闹呢,今个乍一看就是比较渗人。

????一行人走在黑漆漆的林子里,只有铜锣响起的动静回荡在树林中,听着让人头皮都麻了。

????王惊蛰扛着的草人就相当于是王有福的替身,他一直都在感觉着草人里他那另外两处魂的躁动,人的三魂七魄是与生俱来的,只要其中一道丢了另外两个离得哪怕就算再远,也能感觉得到那一道魂大概的方向是在哪里,王惊蛰他们这一进林子,就走了挺远也挺久的,大概得有半个多小时了,放眼望去都是漆黑的一片,天上的月光几乎是一点都没有落下来,让人完全都没有任何的方向感了。

????有村民实在是忍不住了,就叫着王闯说道:“闯哥啊你这是闹什么呢,再走前面可就是死人沟了……”

????“别回头继续走”王惊蛰沉声呵斥了一句,然后回头说道:“什么是死人沟?”